熱門快訊

「我們不再是我們」:如果不當情人,還能當「朋友」嗎?

宋仲基與宋慧喬已由經紀公司證實離婚,范冰冰也在當天宣布和李晨的關係退為朋友,該日也被許多網友戲稱是「國際分手日」,但,情侶分手後轉向朋友關係,真的有這麼容易嗎?

 

「我們不再是我們。」

交往四年的范冰冰與李晨,從不避諱在螢光幕前同框,范冰冰也曾在節目當中侃侃而談,只要提到李晨就是滿臉笑意,幸福滋味溢於言表,甚至曾經允諾他是「最後一個男朋友」。

(圖/翻攝自微博)

 

針對分手消息,李晨回應:「從朋友到愛人,再做回朋友,情感的形式會變,但你我之間最純粹的感受不會變,彼此的信任與支持是永恆的。我們不再是我們,我們依然是我們。」如今,走到感情岔路,說好放手、也給對方一個更好的未來,但,從情人退為朋友,真的還能當「朋友」嗎?

(圖/디즈컬 – Dizcul)

 

不當情人,能當「朋友」嗎?

心理學家Levinger以社會交換論(Social Exchange Theory)作為基礎,進一步延伸出分手的理論,從該理論來看,因為不想失去從對方身上獲取到的某些東西,即使分手悲痛、即使愛的疲憊,也不願意斷了和對方的連繫(Roloff, Soule, & Carey, 2001)。但這樣不願放手的愛情,卻有可能變成既非友誼、更非愛情的四不像,所以,筆者相信,勇敢說「分手」,也是對自己的一種尊重。

 

如同《我是你流浪過的一個地方》書中提到的「我愛你,就連同你的缺點、你的道路、以及你是非難辨的過去。從此我們手拉手向著同一個方向走,直到天黑、待生命結束,我們才結束。一回頭,我們看見的不是一縷輕煙,而是我們相知一生的深深淺淺。」一段關係中最值得讓人珍惜的,除了時刻陪在身邊的他,還有即便感情消逝,也始終為了彼此著想,面對感情的消逝和關係的結束,體面的和對方告別,也是對自己青春的一個交代。

 

「沒有你,我是殘缺的彩虹」

說到「流浪」,筆者想到在旅行中流浪的陳綺貞,睽違五年,她終於在2018年發行新歌,在首波主打歌曲《殘缺的彩虹》中,她好像也透露了和愛人周成虎的告別訊息,歌詞中提到:「這一次,我不想要一個人走,回去的路,總是背對彩虹,沒有你,我是殘缺的彩虹,失去一個最重要的顏色。」是呀,失去了一抹顏色的彩虹,便不再那樣繽紛夢幻,而在成長當中陪你走過大小事情的「前男友」,又怎能在分手後便將曾經的美好一筆勾銷?

(圖/翻攝自陳綺貞臉書)

 

分手之後,有人堅持老死不相往來,有人覺得曾經是最熟悉的彼此,分手後還想保持聯絡,但筆者相信,這並不代表渴望恢復情侶關係,而是希望能好好地聊天敘舊,希望對方能再過得好、更答應彼此還要保持聯絡。但,能否如期望那樣保持良好溝通、重新聊天敘舊,就看雙方能不能維持如同老友的關係,范冰冰和李晨已不再是情人、即便已經分道揚鑣,也不會抹滅親密關係曾經存在。

 

延伸閱讀:

Lee, J. A. (1973). The colors of love: An exploration of the ways of loving. Don Mills,Ontario: New Press.

Tagged , , , ,

1 thought on “「我們不再是我們」:如果不當情人,還能當「朋友」嗎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